主页 > F生活的 >当我们能够懂得尊重他人的伤心,我们同时也是在尊重自己的痛苦 >
当我们能够懂得尊重他人的伤心,我们同时也是在尊重自己的痛苦

2020-07-09


当我们能够懂得尊重他人的伤心,我们同时也是在尊重自己的痛苦

在大家看这本书之前,我想先跟大家说两件事情,第一件事情是有关吃药。

我第一次吃身心科的药物是大学的时候,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吃。后来我描述这件事情几乎都是这样说的,「我不吃药是因为那会让我感到一切都失控着,即使看起来是好的,我在药物有效的时候不会伤心了,也不会再做出很多伤害自己的事情了,但这件事情是这样的──那是那些药物跟我交换的人生,不是我的人生。」

我为不吃药这件事情付出很多努力,我花费极大的精神去克制自己的行为,甚至是思想。我也曾经落入正向的深渊里,觉得自己应该开心,应该在生活中更努力,应该要处理好自己的情绪,然而要现在的我去描述这些「努力」的话,大概就是事倍功半吧。

对现在的我来说,承认自己的挫折比找到自己的优点更重要;发现自己的伤心比一直去找让自己快乐的事情要紧。在生活中我们会碰到许多伤心的、无力的、沮丧的事情,当我们不承认这些伤心的存在,想将种种负面、低落的情绪扔到一旁,用另外一种伪正面的思考去取代它,或者是将低落的自己交给一些神或者命运,那些更大的什幺的时候,其实只是在逃避面对自己。

我曾经和母亲有诸多冲突,她一直告诉我「你要更正向、积极、阳光一些,你一定可以」,或者是其他相似的话语,我听到的当下与其说是愤怒,更像是伤心,而且无法调适。后来我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去釐清我究竟在伤心什幺,这一直到我研究所快毕业时才反应过来,我难过的其实只是「不被承认」而已。

我的伤心、痛苦,以及那些一时无法言喻的难受,明明就是存在着的,我明明为此煎熬、烦恼,这些负面的我也是我。然而在生活中,我们常常碰到的状况是那些痛苦与煎熬是你自己的问题,大家不承认这个你,但是你快乐的时候、开心的时候,你要和大家一起分享你的愉悦,大家也会很乐意地靠近你,这是大家承认的你。

然而明明不管开心的自己,还是伤心的自己,都是自己不是吗?

我其实觉得很多时候忧郁症患者或者说内心有状况的人们,缺乏的并不是所谓的「正向思考」,也不是「不认真生活,整天想东想西的才会忧郁」,更不是「不努力」,许多时候正是因为太努力了,我们才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窘境里。正是因为大家太认真面对生活中的一切,所以才会对这些生活中巨大的差异感到哀伤,甚至是痛苦。

海涛法师最近因为说「假的」而被大家疯传,为什幺大家会觉得「假的」好笑?因为大家都很明白这是在自欺欺人。同样的,当你不承认自己的脆弱,反而迅速将自己的脆弱埋藏,用各种正向的、充满神性、灵性的语言要求自己忘记这些痛苦,这不是眼睛业障重的问题,这是整个人业障都超载了,在超载过后,你会感觉到自己如同悲伤被下载了无数次一般。

有关药物、精神支柱、信仰,这些事物对我来说在许多时候是有用的,但不过是作为一个镇痛剂般的存在。麻醉用完了会痛、幻觉过去了会醒,对我来说,握紧自己的脆弱,承认自己的伤口,才是真实且会慢慢复原的存在。

第二件事情是写日记。

我觉得在所有书写中,日记是最难写的。这其实无关于羞耻,也无关于文字技术,而是你是否能够诚实地面对自己,运用文字调动你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感受,将自己感受到的痛苦、伤心、快乐、欢喜用文字具体地描述出来。

写日记不用多麽高深的文字,也不用很华丽的技巧,也无关意象,但同样地,当文字捨去了技巧,捨去了太多的遮遮掩掩,它等于是赤裸裸地站在大家面前,将自己的一切都掏出来放在大家的眼前,不堪的也好,美丽的也罢,它就是在那里。而这样无遮掩的文字,能够引起其他人的共鸣或感触,就是很伟大的一件事情。

年纪大了之后,我反而会更相信一些物质以外的事物,例如爱,例如奇蹟。虽然写这篇序时,我还没有看完这本书,但我也能感受到作者是多麽认真地在面对自己的哀伤与痛苦。而这对我来说,就是生命中的小小奇蹟。他详细地描述自己的情绪,小心翼翼地描写那些痛苦时的细节,例如愤怒、伤心,甚至是孤独,以及无法对人言说的内心世界。当有人选择将这些脆弱时的细节通通摊开在我们面前,告诉我们这是他最脆弱的时候,而且他走过来了,我们怎能不觉得这是一种奇蹟?

我们要跨过多少内心的障碍才能将自己内心的事情略述一二?生命中有多少残酷的事实发生在我们的眼前,在生活中,是多麽频繁地同时被他人忽略自己的感受与忽略他人的感受(当然我知道也有例外)。也许从文学的角度来看,这本书没有那些伟大的技巧,但对我来说他已经足够伟大了,因为他试着慢慢剥除自己的防备,将自己摊平,呈现在大家的面前,只是想让大家知道,在这些过程中,究竟发生了什幺事情。

许多人都对心理疾病抱持着负面观感,甚至是恐惧。绝大多数的恐惧都来自于未知,我个人认为他人的心理状态绝对是排名在未知事物的前几名,我们只能不断地以自身去揣度他者,所以常常会使状况更加恶化。在生活中,我们、或者其他受情绪所苦、受心理疾病所困的人其实只是需要被他人接住,甚至不用接住,在旁边说一声,让我们知道有人在就好。许多事情其实只需要有一个人能够倾听,让我们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,状况就会好上许多。我们常常在生命中迷路,在生活中迷惘,甚至没有自己,没有重心,随着万物飘来荡去,在这本书的文字里,我看见许多时候他也迷惘,但一直有人在他身边,彷彿在告诉他「我在,你并不孤单。」而他在这本书里也不断告诉其他人他的存在,所有有类似状况的人,都并不孤单。

对一个人来说,温柔实在太难太难。你要拥有一份温柔,你必须有双份的坚强才足以支撑自己的温柔。最后我只想引他妈妈和他说的一句话:「得学会怎幺尊重每个不同的人生经验和价值观。」当我们能够懂得尊重他人的伤心,我们同时也是在尊重自己的痛苦。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