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T半生活 >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>
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

2020-07-08


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跨界合作——Medicine Factory Ambulance的前身名为MedicijnFabriek,Martijn Engelbregt找来植物专家合作,教大家製作个人而天然的药品。(图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)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草本製作——在Martijn 眼中,能自行製作简单草本药品是一种自由的体现,其作品De Medicijnfabriek,展示提取马尾草(Equisetum Arvense)营养成分的方法。(图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)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问卷形式——Martijn以问卷形式设计的作品,如教人如何自救的Intuitive Drug Approach。(图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)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迷宫难题——Martijn其中一个作品Get Lost,将问卷化为迷宫,并在迷宫内每道门口写下两难问题,让人明白到语言作为二元系统的限制。(图:Dawn Hung)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病中感悟——「逃到病牀前才明白更多」的设计师Martijn Engelbregt。(图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)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Circus——工作室以马戏团(Circus)为名,是因为这个名字带有幽默感、玩味及娱乐性,但亦与各种活动有关。(图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)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(图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)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建筑关係——Martijn找来33个无家者运送砖头,邀请当地居民以砖头自製城巿纪念碑,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係。(图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) 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当医疗遇上设计 以艺术熬一剂良药 prev next

香港这个城市其中一个最弔诡的现象,是人口增加、经济增长同时,却不断削减医疗拨款。医疗服务轮候时间过长的问题不消说,更不要提发掘医疗与设计之间的可能性。当中的原因,是香港的医疗制度本身以量化为本。量化最有趣而可怕的地方,是易于统计,却忽略人性。荷兰设计工作室Circus Engelbregt主脑Martijn Engelbregt的设计,正好为医疗与设计的结合,发掘新的可能。

引发互动 从另一角度看世界

医疗本身是一个社会系统,为了方便管理,系统忽略实际的心理苦楚,纯粹二元地审视「生与死」、「患病与健康」作为业绩指标。但作为一个以肉身为对象的系统,以人为本还是以系统为本的价值观,成为最大的矛盾点,也容易带来本末倒置的效果。「我认为言语,是人生面对的最大系统,左右了我们对生活的价值观,并将生活作二元划分,如好坏、男女等基本生活概念。要理解我们的创作理念,该由人的活动方式入手。每个人都有其在世界活动的方式,我们希望透过作品及活动,让人能从另一个角度理解世界,以另一种方式跟其他人互动,从而引发更大规模的运动。世界本身是一个混沌(Mess),但我们的感官和认知,会限制我们对世界的理解,所以我们需要发动社会运动,改善人们理解世界的方式,改变人与人及人与世界之间的关係,改变生活习惯。我们的工作室以马戏团(Circus)为名,是因为这个名字带有幽默感、玩味及娱乐性,亦与各种活动相关。」Martijn爱以「Movement」一字解释其创作理念,「但我的意思不囿于实际的肢体动态,亦是一种思潮或思想上的改变,同时将两者合一。心身同在当下,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理念」。

当社会以量化方式量度医疗效果,好处是能以有限资源解决社会健康问题,但却忽略了病患的精神及心理苦楚。当我们谈医疗与设计时,很多时都会以室内设计、服饰等入手,但Martijn却另闢路径,「我的设计哲学是如何将恼怒及沮丧转化为对世界的好奇,从而以新角度了解世界。这个概念的重点,是人不该受情绪局限,反而可以从情绪中转危为机,发掘自身及面对世界的可能性,看到世界正面的一面。很多受情绪所困的人,都会封闭自己,又或是去解决问题,而非与问题共存。两者之间的最大分别,是人很少重视『感受』自身的重要性,反而叫自己忘却感受」。

病中感悟 何不与痛楚并存?

有这种考虑,是因为Martijn亲身经历过医疗系统及医学本身不能解决的问题。套用张学友《有病呻吟》的一句歌词,Martijn是「逃到病牀前才明白更多」的设计师。现年40多岁的他,在10多年前开始学习瑜伽。「当时因为坐在电脑桌前太久,双手感到麻痺,我开始接触瑜伽,但当时只是一种即食治疗的心态。直到数年前,我受到细菌感染,身体疼痛,但久久未能治好,其后跟姊姊谈起,她认为与其驱走身体的毛病,倒不如学习与痛楚共存,于是我决定认真钻研瑜伽。当时染病,不单全身疼痛,亦令我心情沮丧,身体累得不能工作,因为整副心神,都放在如何驱走细菌上。」

学习太极、禅修 改变设计哲学

Martijn透过瑜伽,不单学习到如何面对身体,也改变了不少生活习惯,更重视灵性生活,如学习太极及禅修,改变了自身的设计哲学。「透过各式各样的灵性生活,让我学习如何用身心感受世界,并视之为一件事(Happening)。人生在世,我们都忙于如何处理身边各式各样的系统,如税制、政府、邻里等,很多时我们也会被这些既有系统困住,让人似是为系统而活,而非以生活为主导。再者,其实大多现存系统,对我们真正的日常生活并无帮助。生活有很多层面,我希望透过作品,在个人层面上,让人能面对及感受自身生活,特别是在生活压力巨大的时代,在生活中发掘唞气位。但现代人很多时都会以逃避的方式来面对生活压力,如看暴力片,但其实这种方式并没有让人直接面对压力。」

「在学习瑜伽前,我的设计以立体问卷为本,如让人明白自身心理问题的文字迷宫Get Lost。另一个作品则是关于非法移民的Regoned问卷调查,让本地人在举报非法移民及伸出援手之间二择其一。」10年过后,Martijn有不少与医学及医学迷思相关的作品,如Medicine Factory Ambulance,找来植物专家合作,与参与者作一个两小时的工作坊,在理解自己的身心过后,与专家合作製作草本药品,并以流动推车的方式运作。另外亦设计了不少採用问卷形式的作品,如透过问卷教人如何自救的Intuitive Drug Approach,及减少药物伤害的Advice Medicine,让人自行建立贴合自身的系统,来应对世界。

■走入社区

放下心中砖头 共筑纪念碑

「世界有不少问题,都与孤独有关,但在学习瑜伽后,我开始学习走入社群。」除了结合灵性的设计,Martijn亦有不少走入社区的作品。如开设期间限定厨余餐厅Rest,一字三义地代表餐厅、剩食及休息。他亦曾推出游走荷兰四大城巿的Neighbourhood Shop(图1),来改善邻里之间的关係。「很多小城巿的邻里关係也很好,因为人口密度低,促进了人们互相了解。但大城巿则相反,很多时文化及生活背景差异较大,加上少沟通,让人产生不少生活摩擦。」流动商店Neighbourhood Shop内所卖的,都是希望能改善邻里沟通的小物,林林总总,有祝贺对方的,亦有半投诉半改善现况的礼品,如附有气垫以减低噪音的起居拖鞋,又或是为邻居浇水的特色水壶,都是改善邻里关係的滑润剂。另一个作品,则是建立社区凝聚力的作品Giant Monument。Martijn于荷兰城巿Leeuwarden找来33个无家可归的人,运送附有请柬的45,000块砖头给当地居民,邀请他们装饰自己的砖头,并随意放下,组合成一个自製城巿纪念碑,贯彻他改善人伦关係、减少孤独,从而让人身心健全的设计哲学。

图:Dawn Hung、部分图片由Circus Engelbregt提供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相关文章
今日焦点
一周热榜